“2019年,我拼了老命都要将律师证的C证升为A证”

作者:吴跃飞

2019-01-09   4613次


 

“2019年,我拼了老命都要将律师证的C证升为A

 

元月4日,在长沙去南京的高铁上,坐在我旁边的一位女同胞待我接完一个电话后问我:

“先生,看您刚才接电话的内容,您是法官?或者是检察官?还是律师?”

我回答她:“我是律师。我刚才电话里说的基本上是法言法语,你是不是也是法律职业者?要不,一般的人听不太明白的。”

她说:“我也是律师。”

我问:在哪里执业呢?”

她说:“在一个国家级贫困县市执业,有人说是四线小城市,有人说是五线城市。”

我问:“你这次去南京是去办案还是?”

她说:“去见在南京执业的未婚夫。”

我笑说:“夫妻律师啊。不错,这叫夫唱妇随,还是妇唱夫随呢?”

她一声叹息:“他原来是我现在执业地的法官,因法官实行员额制,配偶不能从事律师职业,考虑到我们2019年计划要结婚了,他在2017年就不做法官,去南京做律师了。”

我问:“那你怎么不一块去南京执业呢?”

她说:“唉,我的律师资格证是C证,没有A证,不可能去一线二线城市注册。”

我说:“律师注册在小地方,不影响在大城市办案,司法部有明确的文件规定,执C证的律师只是注册地受到限制,执业范围无任何限制。”

她说:“我们是看明白了,做律师,还是得在大城市里做,小地方做律师,基本就是做关系与做人脉,个人技能真的不重要。要不,我与我未婚夫一起在他原任法官的地方做律师,他有人脉,根据规定他不能出庭的地方我去出庭,好多朋友建议说这样做满不错的。可是,我们俩都厌恶这种活法。”

我笑着说:“好多人会笑话你们吧?说你们有这种资源如此浪费,太可惜了。女律师,如果舍得,钱途会更不错。”

她说:“那是的,女律师如果有几分姿色,又舍得,来钱还真的快。我们那,有一个女律师,姿色中等,就是舍得,她赚的钱,令好多男律师自叹不如。只不过,有一次他与某政法委官员在酒店房间里被她老公堵着,后来离婚了。她现在是,能力强的男人要找年轻的妹子;能力一般的不敢娶她,是担心她太强势又怕被戴帽子。她是经常自叹命苦。

我大学毕业快六年了,做了四年律师,深深感觉到做律师的不容易,尤其做一名女律师更不容易。”

我问:“你执业过程中,受到过司法官员的骚扰吗?”

她沉思了一会,回答我:“要说一名女律师,尤其是一名年轻的女律师,只要是一个年轻的女的,不受到任何的司法官员骚扰,那是不可能的事。关键是看自己是否控制得着。

我未婚夫看上我,他说我没有某些女律师那么风骚;我看上他,我也是认为他没有某些男法官那么色迷迷。”

我说:“律师嫁律师,你怎么看?有人认为,这会不得了,家里家外会扯不清。”

她说:“我们当时也有这种顾忌。只不过,我们又看到我们身边的几对律师夫妻,也还真不错,这种组合适宜于男的要比女的强势些组合,女的可协助男的事业;只要男的不出轨,一般可以长久,相互也可以支持。尤其是对于女律师,因为老公是律师,当感觉到相关司法官不怀好心时,就可以自己不出面,由老公完成相关事务,基本不会有这些桃色苦恼。”

我说:“那也是,我看到的两对律师夫妻,他们在非诉业务上配合得蛮好,他们的日子过得蛮悠闲,夫妻俩一年净赚个几十万元,诉讼业务有就做,不去刻意找案源做,重点做非诉业务,过得蛮好。只不过,小城市里难得养活非诉律师。”

她说:“我与我未婚夫也在规划着我们的非诉业务,他有工科文凭,在备考专利代理人资格证,他计划重点向知识产权类的诉讼业务与非诉业务发展;我的专科是会计,准备考税务师,以后重点向企业及个税务方面的非诉服务方向走。只是可惜我的律师资格证还是C证,2018年客观题与主观题相均没有达到A证标准。我真的是认为自己在考试上太笨了。

吴律师,你的是C证还是A证呢?”

我说:“我刚开始时也是C证,在2015年,稍稍花了一点时间,考了一个A证。”

她大惊:“你只稍稍花了一点时间就考了A?你是在吹……?”

我笑着说:“你可以不相信。只不过,这几年与我相交的至少五位朋友,都没有上过大学,均是自考毕业的本科,好像都一次,两次就考了A。”

她问:“这么牛?有什么应考经验吗?”

我说:“我们的经验是,关键是要多看视频,有时间就多听音频课件,可以少看书,考前多做题。一定要收集全国各地的培训课件,然后在其中找适合于自己的课件学习。如果,仅是去参加培训机构学习,那仅是某个老师的课,可能他的风格不适合于你。考试 ,真的不是靠死记硬背考学出来的。”

她惊讶地说:“搞司考,不用背?唉,我可能真的走入误区了,我重点看书,很少听课。

2019年,我是拼了老命都要将律师证C证升为A证。

……

吴跃飞律师   2019.01.09

 吴跃飞律师微信公众号:吴跃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