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精品文萃

老板向高官行贿新高度:送代孕儿子两个

作者:吴跃飞律师

2019-12-18   1966次
 

老板向高官行贿新高度:送代孕儿子两个

 

行贿受贿活动中,送钱送金条、送别墅、送美女或其他形式的性贿赂,这些均不让人们惊讶了。可是,从人民法院公开的裁判文书上检索到“(2017)冀0703刑初130号”刑事判决:企业老板看到高官缺儿子,给他送了两个儿子,都是代孕的。

 

受贿人:王BA,男,汉族,1963年出生,河南鲁山人,中南财大硕士毕业,经济学博士,其毕业后即进入国家财政部工作,历任经济建设司司长、部长助理,2012年升任副部长,后改任国家统计局局长。(根据公开资料)

 

行贿人:经检索发现,关CS在十多家公司里担任高管,是本案被告单位的实际控制人。(根据公开资料)

 

2009年,关CS通过其女友P某与王BA认识,那时王BA是担任财政经济建设司司长。

 

2011年,HT集团向国家发改委申报动力电池用磷酸铁锂正极材料项目,为了能够顺利获得国家批准,关CSP某一起请王BA帮忙。那时候,王BA担任国家财政部部长助理,在他的帮助下,HT集团顺利获得了3316万元国家财政补贴。

 

CS在与王BA的交往中,获悉其人生没有儿子的缺憾,为了感谢王BA,就与P某商量,给王BA找人代孕生两个儿子。在第二次项目申报之前,关CS就开始与P某商量感谢王BA的事。

 

2012年,关CS实际控制的SGHT向国家财政部、工信部、科技部申报年产五亿元车用磷酸铁锂动力电池项目,他和P某再次请托王BA帮忙。彼时,王BA已升任国家财政部副部长,同样,在王的帮助下,SGHT成功获得国家新能源汽车产业技术创新工程奖励,奖励资金高达1.5亿元。两次项目申报,关CS拿下超过1.8亿的巨额补贴。

 

根据判决书显示,2012年初P某通过网络广告找到第一家代孕机构。P某和该代孕机构一共签过两次代孕协议,第一次签的是单次的,就是最后成不成功代孕机构不负责,第二次签的是包生男孩的。在此期间有两次没有成功。后来大概在20151月代孕母亲怀孕了。

 

2015928男孩子出生。最后代孕费各项共计166.5万元。 另外,2013年底,P某联系了另外一家代孕机构,表示想要一个男孩。代孕期间几次胚胎移植没有成功,大约在20154月代孕妇女怀孕,2016118孕妇在燕郊冶金医院剖腹生下一个男孩。

 

经历多次胚胎移植失败之后,2015年初,第一个代孕机构找来的代孕妇女成功怀孕,于同年年底诞下一名男婴。那

 

第一个儿子出生仅3个多月后,20161月,第二个代孕机构找来的代孕妇女在燕郊冶金医院剖腹产也生下一个男孩。判决书显示,王BA特地找人为两个孩子取了名字,还亲自前去看望。在代孕过程中,王BA配合提供其本人精子。

 

2016126,王BA接受组织调查。法院审理查明,两次代孕关CS为此支付费用346.45万元。

 

辩护律师认为,2011HT公司承担国家发改委项目中获得补贴,符合国家产业扶持政策应该得到国家资金的支持,不属于刑法中规定的谋取非法利益;王BA在关CS公司申报项目中的作用,仅仅是让关CS能直接顺利向主管领导汇报,对项目获得批准没有起到主要作用。

 

而人民法院认为,关CS采取了不正当的竞争手段,通过王BA职权地位的影响取得了相关部门提供的同类竞争企业无法取得的便利条件,从客观事实上已构成了谋取不正当的利益。

 

20181212,河北张家口桥西区法院作出一审判决,因犯单位行贿罪,HT电子集团、山东SGHT电子科技公司,分别被处罚金80万元,实际控制人关CS获刑1年半、缓刑2年。

 

BA受贿罪案另案处理。

 

吴跃飞律师  2019.1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