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精品文萃

出售本人个人信息,为什么也行政违法?

作者:吴跃飞律师

2019-09-13   239次
 

个人信息是构成所谓的大数据之基础,最近一段时间在大数据界引发地震的一件大事,是《大量数据公司被抓,几十家被列入调查名单:“这只是前戏”》一类新闻轰动了业界,引起了不少大数据从业者的不安,至于大数据公司的老板、职业经理们,更是不清楚自己什么时间会被公安机关约谈,甚至被拘留。

 

政府对大数据公司进行整顿的对象主要是进行大数据经营的爬虫公司,这类披着信息科技的互联网企业,利用现时期对个人信息的规制尚处于灰色地带的漏洞,肆无忌惮地在互联网上捕获公民个人信息,如主要是爬取通讯录,借贷用户数据被随意贩卖,然后将其贩卖处理,许多企业或个人收购到个人信息后,进行电话、短信营销,甚至进行诈骗等等。许多人已经被骚扰电话搞得烦不胜烦,甚至造成了经济损失、个人隐私泄露。

 

非法搜索、获取、贩卖、泄露个人信息是犯法,那么也有人时常咨询律师:如果是我自己有偿书面授权许可公司获取、处理、转让自己的个人信息,如个人身份证信息、手机号等,个人也是否犯法?如果这种行为是犯法,是为什么?

 

律师评析

 

公民个人信息,其社会属性的一个重要特征其是一种人格权,这种人格权在信息化社会以前的价值及其属性没有那么明显,人类进行信息化社会时代后,人个人信息类人格权特征显得尤为突出。人格、身份具有强烈的人身属性,不能随意买卖。因此,立法者对随着个人信息在社会上被商业利用或进行犯罪活动现象增多,就不得不制订相关的刑法条款来规制这种交易人身权利的行为,个人信息因其人身属性,公民有其自决权,其出售自己的个人信息时,刑法不能因此处罚出售本人信息者。

 

但是,个人信息自决权不能否定出卖人的行政违法性。信息所有者出卖个人的身份信息,虽然不构成犯罪,但会有行政违法性。在群体社会中,私权的滥用行为会很有可能产生违法后果,基于和谐的社会秩序要求,每个人处分自己的私权利也必须符合社会公共秩序的要求。例如,性权利是个人私权,但是,卖淫男女进行卖淫服务时,其肯定是同意出卖自己的性权利,也没有侵犯他人或自己的利益,但是这种行为侵犯了社会的公序良俗,仍然属于行政违法行为,将可能会受到《治安管理处罚法》等法律的处罚。

 

《居民身份证法》第一条规定:为了证明居住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的公民的身份,保障公民的合法权益,便利公民进行社会活动,维护社会秩序,制定本法。——“维护社会秩序”,这是制订居民身份证法的基本目的。

 

公民个人信息的内容,不仅关系到公民个人权益,还因社会成员之间的关联性越来越紧密,将会涉及到公共利益、影响社会秩序。如身份证是社会管理的手段,也是社会成员之间互相识别与信赖、从事社会活动的中介,即公民身份证具有双重属性——个人权益与社会秩序,这意味着公民身份信息具有公共属性。换言之,公民出卖自己的身份信息,必然会损害社会秩序,所以具有行政违法性,行为人当然需要承担行政违法后果。无正当目的出卖身份证(信息),事实上是后续违法犯罪的帮助者,正因如此,居民身份证法规定出租、出借、转让居民身份证的(《居民身份证法》第十六条)应当给予行政处罚。因此,公民出卖自己的个人信息,可以依据信息自决权排除犯罪性,但又因个人信息的公共属性而可能构成行政违法。(本段参考有浙江大学光华法学院互联网法律研究中心主任高艳东的观点。)

 

吴跃飞律师、吴宏飞律师、肖标晖律师2019年中秋节于湖南长沙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