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跃飞原创

房价,潮起潮落,你持什么心态?

作者:吴跃飞

2013-08-23   42次

        再没有什么事物比商品房价那么让人们关注,让人们揪心,让人们痛恨,让人们疯狂!

        自己非圣人,更非不食人间烟火,对能在城市里拥有一间房的梦想,经常在大白天都。。。。。。因自己经济能力暂时性的欠缺,前不久都无可奈何地发出感慨:没有房子,难得有娘子!

      己2002年逃亡到长沙,亲眼看到长沙的荒郊变小区;眼看着世界之窗附近的房价600元每平米,在5-6年时间里升值(严格说,不能称升值)十倍;现在又开始看到房价回归其原来的属性。在房价那波涛汹涌的日子里,总有好心的朋友在催促着我:快点去借钱购房啊!对于朋友的好意,我都是报以微笑。

       我在想:

       中国的商品房已脱离其原有属性,由实用性的物质变成了投资性的事物,这不符合事物的发展规律——上帝在计划让某个事物灭亡前,先让其疯狂,这是不变的真理。现在,中国的房价应当是疯狂了;

      政府的温总是很想让房价控制在一定幅度里,最好的结果是让房价与CPI同步增长。是因为中国的社会资源操控掌握在大部分的即得LI益集团手中,这些集团掌握着国家的立法权、执法权与行政权,“WEI人民服务”的宗旨就暂时只能成为某些政治家的梦想了。既然政府暂时表现得对于房价无能为力,其实也不是没有办法对付的,开征物业税就是最有效的办法,现在国家正在整理房产数据,建立相关的数据库,只要时机成熟,很快就可以将物业税在全国开征起来。到时,那些购房投资者的美妙日子就会来了;

       中国的新一届政府就很快要履新,执政者要想获得理想的执政民心,让中下层百姓购得起房,就是最好的切入点。我想,中国的新一届政ZHI家不会放弃一个这么好的收获民心的机会,所以那些企望政府将限购令放松的机率不会太高,更何况,政府还有物业税这个杀手锏没有使出来,开征物业税,即可让政府这只无形的手调控房价,又可以弥补地方政府因出售土地收入减少带来的影响,任何一个稍有文化者都明白的事理。

       对于房价,我总记得两个故事:一个是美国某前总统的父亲某天在外面擦皮鞋,听到两个擦皮鞋的小男孩在讨论如何购股票赚钱,他听到后大惊,觉得美国的股票灾难来临了,第二天他就将自己所有股票抛出去,不久美国经济危机来临,引爆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第二个故事是,上海的两个作家在讨论自己家的保姆辞职了,辞职的原因是保姆认为这么辛苦赚钱,不如回家借钱购两套商品房等着升值。这些故事告诉我:社会上的那些疲于生计者都这么疯狂地参与到虚拟经济中,最终结果可想而知;

      在中国购一套房子用于出租盈回投资一般需要五十年以上,西方国家通常是十年至二十年,难道我们国家的国民收入因SHE会主义的优越性,就超过了那些老牌ZI本主义国家的国民收入?

      后来,我觉得人活在世上如果能学通一点经济学,就会有一些投资上的战略思维。可是,我学了好久,看了一些经典的经济学教程,虽然受益匪浅,但觉得那些所谓的经济学家理论,运用于中国,还不如菜市场乡下做小菜生意老太太的理论实在。。。。。。。

     自己做为一名执业律师,律师在中国的地位再低,律师职业也是号称世界公认的社会精英层。如果,一个社会的精英段层都无法用在几年内靠精英职业收入购得起商品房,那么,这个社会能否走多远,是值得思考的;

      自己是农民,在城市里呆不下去了,我学过动物营养学,实践过兽医学,懂得酿造学,现在又是农业推广硕士在读,回家种地养猪去,也是一条出路,农民虽然永远是社会上最底层的人,但如果当一个不用自己动手、

只须动脑的农民,尽最大可能利用政府对三农的扶持政策,也应当可以实现人生梦想;

     至于因为“没有房子就会没有娘子”的忧虑, 新《婚姻法》解释三出台后,击碎了许多丈母娘以及傍金女的如意算盘(也算得上是国家调控房价的一种极为有效的辅助手段),这种忧虑正在慢慢地消失;

     社会总是进步的,任何一个即得利益者想自己的眼前利益永远不受损害,而想阻止社会前进,如同蟑螂挡车;

    冬天都来了,冬天还会远吗?

     所以,对于中国的房价,再如何地涨得波涛汹涌,我一点都不着急,只是总想着如何增强自己在社会上的适应能力,当提高了自己的软实力时,何愁哪天不能实现自己的梦想?

      现在,中国的房价开始进入了让购房投机投资者忧虑的时代,这不是这些人做错了什么,我们也不要幸灾乐祸,贪婪是人性使然,让人性贪婪心爆发而损害大众利益,是社会制度的缺失,是社会制度设计者导致贪婪者成了制度的悲剧。

      我想,只要认真做事,努力学习,不违做人的基本原则,尽最大可能待人真诚,当具备了一定的人格感染力,不再直接绞尽脑汁地想着积累财富,而当财富来寻找自己成为其主人时,总会在一天有自己的商品房。

      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