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跃飞原创

房产观

作者:吴跃飞

2013-08-23   76次
 

 

掐指一算,自已来从安化乡下逃亡到长沙市的年头也快11年了。11年以来,除了来长沙的刚开始几个月在广电附件马栏山指导一个落难兄酿小曲米烧酒外,一直住在四方坪这个临近浏阳河的小平房里,仅是从底层搬到三楼挪动了一下,佃住在现在这间房里十来年了。

      说实在话,对这个地方,对这间房都很有些感情了。

       房子每层约百来个平方,共三层,大部分时间就只住着我一个人,老板也是最近几个月才搬回二楼住。每当年看到后窗的爬山虎绿了又黄,黄了又绿时,就总难免感慨:又一春过去了,我有些什么收获呢?

       自己在逃亡前夕,曾去请玄术先生面授机宜:我五行缺水,北方属水,你适宜于住在城市的北方;座位也适宜于坐北朝南或座西朝东。。。。。。。。。”   这些安慰人的话,人在逃难时分,只要不当作精神毒药,也是可以作为自己一种潜意识安慰剂的。

       刚来长沙时,戴着一副眼镜,当体力农民工,没有人要;当脑力农民工,学历只有初中,没有人敢用。那时,生计都经常难以为继,幸亏在农村时初步掌握了一些专利文件撰写知识,一年靠给人写一至两份专利申请文件,也可以弄得个全年的生活费。

       感谢中国独有的自考政策,从法律专科开始报考,几年以来,晚上除了玩电脑单机游戏及研究药理学、生物科学及电脑应用外,花上一小部分时间看完一个专科一个本科的自考教材,也就那么将专科与本科的都过完了。后来的两个本科,连教材都没有购,均是在参考前购一套试题做一做,也就那么过了。我常在想,对于此类倾向于文科性质的考试,可能只须达到一定的程度,就如同习武,打通了任督两脉,此些考试,根本不用看什么教材,做几套试题,基本都能过。还在想,结婚后,只要未来的夫人不反对,再花上四年左右的时间再去考完约八个自考文凭,包括北京大学  人民大学  湖北大学  湖南大学等学校的心理学、 广告学、销售管理 、人力资源管理、 律师、 经济学、中小企业战略管理、哲学等八个自考本科后共有约十二个自考文凭,去申请吉尼斯记录。申请这个记录,不为其它,只为到时自己的六味地黄鸡猪专利应当获得中国专利权了,将会有许多免费的宣传机会在等着自己。届时,设计一个个人网站,再花上约五千元一年在百度里做一个搜索广告,将可以让百度者直达本人的个人网站,就可以增加转让自己专利权的机会;可以增大自己律师职业的知名度。几年以后,所谓的硕士与博士学位也可能拿到了,注册税务师证也可能拿到了,再去向教育部申请一个什么自学成才奖。。。。。。当自己有了货真价实的发明专利权与学位,及执业多年的律师生涯,应当不会有太多的人说我是书呆子一个了,嘿嘿。人生在世,只须做好一件事,就是如何营销自己。计划去申请吉尼斯记录,也可以说是营销自己的一种手段。

     2004年,看到长沙世界广电中心附件的房子只要668元每平方,现在想起来那时的房价真便宜,只惜自己当时负债不轻,只能望房兴叹。后来,许多朋友都建议我:搞一个首付,去购一个房子,可以减轻找女朋友的压力,房子只会越来越贵的。我从来不认为中国的房子只会越来越贵,而将会只有可能朝着合理化方向迈进,理由很简单:

世界上大部分的ML主义思想者的经济学水平都很差,只是玩政治很有一套。如果,他们的经济管理水平很有一套,前SL大厦不会在一夜间倒下。因SW主义制度认为公有制经济是万能的,其实这种经济制度是牺牲大部分底层百姓的利益来建造SW主义大厦。中国的房价疯狂,瘦了百姓,肥了地方官员。你想,这种现象会能持久下去吗?如果,持久下去,百姓们会答应吗?

       房产税最终会开征。靠政府限购来降低商品房价格,这种行政手段来管理房价,其本质就注定其不会持久。中国的中央政府与地方政府的经济关系因税制上的特点,地方政府有与中央政府相抗衡的资本,最后只能导致中央政府的皇恩浩荡无法惠及底层百姓。开征房产税,尤其是向城市里有第二套以上的房产者征收一定量的存量房产税,完全可以抑止炒房发财者的梦想,就可以从根本上解决房价问题。那么,政府怎么一直不开征呢?理由很简单,现在有两套以上房产的,大部分不是普通百姓,而是大量的当权公务员及其亲属。官员的财产公开都无法做到时,百姓们就别想开征房产税了,开征房产税,就会触及到官员们的即得利益,只要是人,没有哪个愿意会主动将自己口中的肉吐出来。

       靠炒房发财的,可能只有中国了,这也可能就是常说的中国特色吧。办实体经济的难发财,炒作虚拟经济可以快致富,这也可能是中国特色。资本利得可以少征税甚至不征税,劳动所得要征税或课重税,也可能是一特色。只是,这种状态不会持续太久,因为社会的管理阶层也清楚:当民怨沸腾时,后果将会是什么。

        中国住房的空置率,其真实数据可能只有中国社科院和国家高层的清楚,属于国家机密,百姓无法知悉。我们身为一普通百姓,随便看看那些新开发的楼盘,傍晚时分亮灯率有多高,就大致清楚了。

       据经济学家分析,中国现时的经济现象与日本三十年前十分近似。只是有一点可能中国与日本不同,听说中国搞的是社会主义,而日本搞的资本主义,所以中国不会重蹈日本的覆辙。

       在上述大环境下,中国的房价不存在再疯狂的基础。

      再有,房价涨的速度再快,只要自己的适应社会的能力与获得利益的能力与房价上涨的水平保持一致或超过,就根本不用考虑房价上涨问题。

      自己吃不上葡萄,只得说葡萄是酸的——这种酸葡萄心理也可意淫一下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