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跃飞原创

清明时节有感 家族纪事

作者:吴跃飞

2013-08-23   42次
     自己对清明的最初感觉源自于小学时学的古诗:唐朝杜枚的《清明》。
     自从识得几个字开始,自己就对任何文字作品都有兴趣阅读,学得《清明》古诗后,还绕有兴趣地将“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借问酒家何处是,牧童遥指杏花村”及其标题,在改动标点的原则下,将古诗改成小说、话剧、情景剧等文学体裁,至今都还清楚地记得,只须将标点变化,就可以将这二十来个文字变化成不同趣味的内容,当时很是感慨文学的魅力。。。。。。
       从我的曾祖父时代开始,从田心迁徙到了现在的地方。祖父在世时,只要他自己能够走得动,总会在每年的清明时节去田心挂青,直至在85岁那年,他带上我们兄弟五个,到田心挂了最后一次青,至今都还记得,回家时,因山路太远,他老人家实在走不动了,我们也还年幼,实在背不动他,我们堂兄弟几个轮流背上他走几十米远,他自己又走几十米远,还不停地说:“不急,快要到家了。以后,就得靠你们了。”回家时的那二十几公里路程是如何走完的,那种感觉,我们兄弟们相聚时都还历历在目,祖父的那种慈祥与对先祖的崇敬之情深深地影响着我们。
      我们田心的先祖们,当时也算是望族,听祖父在生时时常说起:当时吴姓在清朝时就出了许多烂鞋板先生(讼师),也因讼做了一些亏心事,导致家门出了报应,在祖父的祖父辈时,其中一个族人将自己祖坟山的山头抵押给了周姓人家做祖坟,家道自此开始中落,到我的曾祖父时代越发衰败,曾祖父就开始迁徙出原来的地方。现在田心吴姓一族,除了我祖父迁徙出来留有亲行外,其它族人全没了。——这就是祖父亲历的家族兴亡事,他也经常告诫我们:人在世上不能做违心的事,更不能做卖祖的事。
       我曾祖之死是很神奇的。据祖父对我们亲口说:
     “你老爹(对曾祖父的口语)的阴教(玄术)十分厉害,当锯木匠时,在为人锯木伐山,尤其在砍花山(在梅山文化中,人们经常在风景秀丽的某颗大树下进行烧香祭祀,大树受的香火多了,就会汇集着许多神明鬼怪,人们就会对这颗树产生敬畏,此类树称为花山)时,总是为给人省香火费用,就直接砍树,因此得罪了许多小鬼。
       过去,在每年阴历大年二十四夜,所有的匠人都必须烧香祭祀,即需要在这一晚准备好牲、纸钱、活公鸡,由匠人亲自念神与祭祀,一是祭祀先祖,二是向那些由于匠人自己不慎得罪的小鬼们送上一些钱财表示补偿。
       你老爹拘了二个揖后,到最后一个揖,也就是第三个揖时,倒地不起来了。当时,我只有二十来岁,也在旁边,吓得不知如何是好,就急忙将准备好的一只大公鸡斩头放血镇邪,可是也真的见鬼了,没有出血。又赶快将你老爹的手指头划破,也不见出血。
       你老爹就是这样被他先前得罪的小鬼们捉走了,因为他曾经总是觉得自己的阴教强于小鬼的功力,就得罪了不少小鬼。
      因你老爹过得仓促,他没有将阴教之术传于我,我是没有阴教的,每次从事锯匠事时,首先只须默念起你老爹的神,就可以庇佑我。我做了一世的锯匠,没有出过半点事,就是你老爹保佑了我。
      。。。。。。”
      ——这就是我的曾祖父之死,真的很神奇,在我们当地的许多老人一说起我的曾祖父,更是说得神乎其神。曾祖父亡故后,祖父请人花了两天时间才抬到田心祖山安葬(在1949年前,在现居住处,家族没有立锥之地)。祖父生前交代过我们:“我死后不要再安葬到田心祖山,就在本地安葬。”
       自己每到清明时节,我们家族的所有兄弟们中只有我回家容易一点,其他的兄弟们都在省外,回家挂青祭祀祖宗成了我义不容辞地事。今年,一个堂弟与弟媳还从广东赶回家挂青,今年挂青我就有伴了。弟媳是一个在南昌市区长大的城里妹子,也陪着我们走了这么难走的山路,令我们有些感动。
       母亲在这次回家的一个晚上,又再次催。。。。。。,并再一次教诲:
      “当律师,尽量少打一些官司,要打官司,就不要赚亏心钱,不该自己拿的钱一分都不能要。赚钱要赚得光明正大,没有做亏心事,即使屋里出了报应也不悔想。。。。。。。”
       重温祖训,与聆听母训,是自己每年清明节回家的应有之义,也将是自己心怀正义之心的重要影响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