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跃飞原创

考场奇葩一瞥:镇定作弊的年轻一代

作者:吴跃飞律师

2019-01-21   601次
 

合同E院微信公众号


考场奇葩一瞥:镇定作弊的年轻一代

 

我昨天与今天参加湖南省的元月份自学考试机考,昨天上午考的是环境工程的《环境工程导论》,下午考的是园林本科的《园林育种学》;今天上午考的是工程安全管理本科的《防火与防爆技术》,下午考的是营养、食品与健康本科的《食品毒理学》。因为湖南对自考正在进行考试形式改革试验,即由纸笔作答改为计算机作答,考试难度无变化。

我这两天均在同一个考场参加考试,教室的四个角上全部安装有高清摄像头,老师也一再强调不能带手机进考场,考生入场时均要经过金属检测,进行人像比对,发现人像异常时,立即会进行仔细查核。

在考试开始前,以及监考过程中,监考老师一再重申:有些考生身上带有手机者,只要拿出来即视为作弊,本次所有的考试即为零分;偷看小抄者,本场成绩计零分。

因为是计算机机考,旁边与前后左右考生的科目均不同,想抄旁边考生的可能性为零。

我考四科,每一科的旁边均是不同的小女孩,从看到的身份信息来看,有两个是九零后,有一个是零零后,另一个的年纪未知。

我看到我旁边的三个小女孩有作弊行为,有一个是将手机置于键盘架上,趁老师的视线不在她旁边时,偷偷地将键盘架抽出来查翻手机,然后打几个字;有一个是将小抄放在键盘上看小抄,只是看来小抄的字设计得太细,加上她近视,看小抄的效果不太理想,发现她看了好久都没有打一个字上电脑;另一个是手机与小抄均在使用,她的运气不太好,被场外的巡视员发现了,将她带出了考场,处理结果未知;未发现另一个作弊。

这三个作弊的女孩子,我对她们如此的大胆,与对于作弊如此的没有羞耻心,以及如此的镇定自若,发现她们似乎将作弊当作是一种自然而然的事,我用异样的眼光瞪了她们几次,她们还是若无其事地继续想办法作弊,只不过监考老师虽然没有发现另两个作弊的行为,但来回巡视的密度大,作弊的效果特差,这两个小女孩看样子认为自己作弊无法有效果,待可以交卷的时间一到,就立即交卷闪人了,嘴里轻轻地念了一句:只能下次再考了。

某年夏天,我曾经在武汉自考时,看到有更加奇葩的作弊者,也是小女孩子,她穿的是中长裙子,将小抄用透明胶带粘在膝盖上部,待老师不注意时掀开裙子看小抄……

我不惊讶这些小女孩作弊的本身行为,因为听许多全日制大学毕业生说,他们的毕业考试,比中国的自考监考松多了,许多纯粹是抄书抄同学的;我特惊讶地是这些小女孩对于作弊的神态是那么的镇定,技巧上是那么的游刃有余,根本没有一点认为作弊是一种羞耻行为,在她们的心中,可能不知羞耻二字如何写。

我走出考场时,看到有一尊孔子雕塑,我想:如果,今天孔老夫子看到这些小女孩的行为,会不会被气死?会不会在气死前大呼:中国真的礼崩乐坏了!?

中国大学校园出现如此欠缺羞耻心的学生,大批量的出现校园裸贷事件,最近又有社会文献说校园祼贷的学生中有相当一部分染上了艾滋病,也就不足为奇了。

吴跃飞律师   2019.0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