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跃飞原创

爱,通常浸渍着卑微

作者:吴跃飞

2013-08-22   49次

 

    某天休息日清晨,一年轻律师陪同我去一个极度贫困的自然山村调查取证,途中要爬很高的山, 爬山中,年轻律师总是经常叹气,似乎有很重的心事,我就问他有什么心事,他说:

       “我女友说我在她面前太卑微了,她因此而有些看不起我,我不知道要如何才能不卑微,不让她小看自己。

        我也没有这方面的经验,更无法回答他要如何去做才可能如她女友的意,就沉默着没有作声。

       到了目的地发现,这地方真是一个很贫困的地方,山很高,交通也很不方便,公路离这个地方至少有五公里远,居民们住的还是很原始的木板房。

       我们找到了要找的证人方某时,他已离开家里准备去山下砖厂做事,我们在路边截住他,请他说一说当时他看到的与案件相关的情况。

       我打量了一下方某,年纪虽然只有40多一点点,但脸上早以爬满了皱纹,尤其是额头上的抬头纹更是如同刀刻一般,看上去至少50多岁了。一看到他,我就立即想起儿时所学鲁迅笔下的闰土形象,方某与闺土可以说是别无二致。

       我看到他的第一感觉,就担心他能不能将目睹的案件事实表述清楚。

       我们正准备要问方某的话时,年轻律师说肚子饿了,是不是先吃点东西。我也觉得肚子饿了,就说先吃点东西再取证。年轻律师将我们事先在步步高超市购得的一塑料袋食品摆出来,准备三个人分吃。

       方某见到这一大包花花绿绿的食品,突然提出一个让人感到意外的要求:

       “你们如果将这些食品全部给我,我就答应将看到的全部告诉你们,看行不?

        此时,方某形象在我心中显得更加猥琐,但考虑到他如果不配合我们的调查,将可能影响到这个案子的代理效果,就示意年轻律师将整包食品全部给方某。

        方某在提出要求时有些显得不好意思,有接食品时也稍有迟疑,接过食品后就立即显得乐开了花。他将东西紧紧抱在怀中,虽然在配合我们调查时言语上有些不连贯,但是还是将事实完全陈述清楚了。方某陈述完后,一再说:

       “这些话,全是我看到的,自已没有造半句,完全是良心话。说完就立即捧着一大包食品折回家去了。我们接着去走访其他居民。

       当我们走访完下山到半山腰中,看到一个约十岁的小女孩带着一个小男孩各提着一个我似曾相识的食品袋,我突然想到这两个孩子是不是方某的孩子,就上去问方某是不是他们的爸爸。小女孩告诉我,方某是他们的爹爹,小女孩稚嫩的脸上写满着骄傲地告诉我们:

        “我们爹爹说他今天在山下的砖厂做事赚了二十元钱,在步步高超市给我们购了一大包好吃的,我与弟弟终于有了与同学们一样的食品,同学们不能再说我与弟弟没有吃过好东西了,同学们不能再看不起我们了。我们的爹爹真好。嘿嘿!

        两个孩子与我们说完后立即离我们而去。

        我想到方某与他的孩子今天的言行,就问同伴的年轻律师:你现在想明白了你与你女友之间不高兴的事吗?

       同伴律师若有所思地说:基本想明白了:因爱而生卑微。我对她显得有些卑微,是因为我太爱他了。我女友不太适应我的卑微,她还没有感受到我对他的爱,这是问题的关键。

        我又问:你听了刚才小女孩的话后,你对方某的印象有改变吗?

        同伴回答:对方某刚才猥琐的形象一下子没了,感觉到的是他那种父爱的伟大。

        我自言自语地:唉,典故中的俯首甘为儒子牛,父亲让儿子用绳子牵着自己在地上爬行逗儿子开心,就是一种典型的卑微动作,但这也是一种爱的体现。

        人生在世,有爱才可能有卑微,只是你自己高贵那的心,或者没有将对方当一回事时,才难以感受到卑微者的存在,甚至看不惯对方的卑微。

       其实,卑微未尝不对,只要没有丧失其自尊,我们都应当尊重对方的卑微,这样才可能建立较为和谐的关系。

       所有的爱中,通常都可能浸渍着卑微,只是当你拒绝对方的卑微时,通常就是意味着你在拒绝对方的爱。

原创者:吴跃飞律师,第一次发表于吴跃飞的腾讯个人空间